建水紫陶与建水人的俗世之美

建水紫陶与建水人的俗世之美
不管走多远,建水紫陶的根在建水是永远不变的事实。正如不管作为装饰品或者收藏品的建水紫陶变得多么高雅,作为容具的建水紫陶仍是建水寻常人家的寻常物件一样。

一位研究建水紫陶的学者曾这样说过:“‘用’是体,而‘用’之本还是‘用’,虽然使用只限于物质的方面,而不能看到生活的各个层面,但生活却是物与心的交融。‘用’是对物的使用,也是对‘心’的使用。建水紫陶的出现和存在都是因为‘用’,建水紫陶造型特征的确立也是因为‘用’,功能和适用是建水紫陶作为工艺的基本性质。”

现在的建水紫陶产品中,茶具是外地人眼中所谓“高雅”产品的代表,也是建水紫陶不同工艺产品中销量不错的产品。但建水人并不会刻意将其誉为“高雅”产品,因为茶具、汽锅这样的建水紫陶器具本就是建水寻常人家的寻常物件。它们安安静静地存在于建水人家的生活里。

建水紫陶器具不上釉,而是打磨抛光。这样的质地更适合多次使用,越使用,越沾了人间世俗气息反而感觉陶器越是圆润、可人。

某种程度上,建水的人们也满足并习惯现世安稳的生活。对于建水,明万历年间谢肇淛编撰的《滇略》中有过这样的描绘:“临安之繁华富庶甲于滇中。谚曰金临安、银大理,言其饶也。其地有高山大川,草木鱼螺之产,不可殚述,又有铜锡诸矿,辗转四方,商贾辐辏。”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悠闲安适的建水人,当然也才有了圆润、中正的建水紫陶陶器。

建水紫陶与建水人的俗世之美

而在建水,安稳的世俗生活是怎样的呢?

清晨,在阳光尚未透过浓密的树叶铺洒到建水的青石板路上时,挑西门水的人已经起床了,沿街吆喝着:“西门水,西――门――水……”悠长的尾音唤来了一个个拎着瓶瓶罐罐来买水的人。趿拉着拖鞋、睡眼惺忪的人们买完水又踩着清扫完又洒过水的青石板回家去。

夜幕降临时,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回到家,从底锅上取下炖了大半天的汽锅鸡,拨开柴灰捂着的炭火,支上烤架,烘上西门豆腐。等一个个豆腐块儿在炭火的烘烤下变得鼓鼓囊囊、胖嘟嘟时,汽锅鸡也刚好凉到合适的温度。

男人们倒上当地酿造的包谷酒,女人调好蘸水,盛饭。孩子们则早已等不及,不顾大人的阻拦偷偷从烤架上抓一个胖嘟嘟的豆腐块儿,蘸上蘸水,迫不及待地往嘴里塞。吃完饭,端一个大茶缸,泡上建水的野山茶,一家人边聊天边喝茶……

云南紫陶网宣传的匠人均可在百度搜索到,入驻“名家匠人”栏目,或紫陶作品购买咨询,请联系站长电话/微信:15877904330(转山),谢谢您的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