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锦绣残落 岁月留痕:“断简残帖”之美

锦绣残落 岁月留痕:“断简残帖”之美

转自《千年建水紫陶》 执笔人:卢凌杰 杨斌斌

“断简残贴”作为建水紫陶的独特装饰方法,其起源已经难以考证。现有的史料记载,清建水人王永清“好作‘断简残篇’得翻卷残破之势,摹篆颜隶真草于其上,无不逼肖,所谓补衮图也。初作小品扇面,人争宝之,后乃专施陶器,遂相沿成风”(《建水志稿·人物》)。

明代以来,建水一直是官员流放地。背井离乡、荣华不再,自然让流放官员唏嘘感叹。清末的山河破碎,家国飘零也让建水文人产生无所依归的感叹。西风夜雨,残灯照愁,当残碑、断碣、破简、家书……这些残破意向堆积重叠起来,自然而然与处于动荡中的建水文人气质相呼应。这些意象被建水文人在偶然间捕捉,并将之运用于紫陶装饰时,就创造了属于建水紫陶独有的“残缺美”。这种独特的装饰方法被人们称为“断简残帖”。

“断简残帖”吸收了国画“锦灰堆”三维视觉艺术特点的写实画法,借鉴了景德镇瓷器“八破文”的装饰艺术风格,在两者基础之上运用刊刻彩填、无釉磨光工艺,在杂乱无章、层层叠叠中,依稀仿佛旧时岁月的痕迹,展现出斑驳沧桑的美感,这就是建水紫陶的独特语言。

“断简残帖”的多乱、多复。层层叠压的色区,色区上不同的书体,残缺不全的金石铭文、诗词书信堆积起来,自然奠定了“断简残帖”的忧郁感伤的格调,也成为建水紫陶独特的韵律。在往复回环中,复中有乱,乱中有断。“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曲折回环。需要观者在沉思冥想中细细揣摩,伸展性灵的远游,去填充叠压的内容,在残破中寻找“月印山川处处皆圆”的美感。

锦绣残落 岁月留痕:“断简残帖”之美

“断简残帖”装饰是紫陶气质一条隐秘的线。它是中国文人在个人与时间、宇宙的对峙上生命不永的咏叹,是对逝者如斯的感叹。“画屏飞去潇湘雨,一床夜月吹羌笛。”在灯火明灭的夜、在迷乱的影像中,回味那曾经的繁华难以挽回,那独守空闺的佳人再难相见,那四世同堂的天伦不复再得,一切影像都在心灵的西风下萧瑟飘零。叹逝,是对生命的抚慰。“残贴”则将淡淡的哀愁植入紫陶,似淡若浓,似有还无,绵长幽咽。细细品味紫陶上那些残破的意向,它让生命的张力和趣味交织,在时光流转的调子中,欣赏寂寞天地间独有的美感,体味传统文人那自由、纯净、自性的清明世界。

建水紫陶长于装饰,自然有很多“残贴大师”。民国时期,王永清制“断简残帖”烟斗,以书法为装饰内容,红、白、青、紫、橙五色陶土与楷、行、草、隶、篆五种字体珠联璧合,经过打磨后细腻如玉。如今,收藏在红河州博物馆的大花瓶也是王永清作品,书画互补,结构严谨,堪称佳品。张桂生、王式稷、向逢春、向福功等紫陶艺术家在“断简残帖”技艺上各有所长。其中,向逢春的“断简残帖”多梅兰竹菊与款印相配,装饰于紫陶器物腹部。1954年,向逢春为苏联领导人制作的双兽耳博古尊瓶代表了向氏紫陶工艺的最高水平。

现在建水的制陶艺人“断简残帖”的装饰技艺已经炉火纯青,不需要设计稿,不同层面的图案早已成竹在胸。他们在刻填间自由转换,在剔除与预留间完成图案的交合。

目前,建水紫陶可以见到的最为复杂的“断简残帖”达到七层,最小填彩处大如米粒,但绝无差错。他们已经可以通过不断调整彩泥的深浅度,以达到传统中国画墨分五色的效果。

云南紫陶网(www.ynzitao.com),建水紫陶行业访问量最大的网站。官方微信公众号:yunnanzitao,每天分享建水紫陶相关知识和精选作品,欢迎关注!紫陶艺人宣传、商务广告合作、紫陶作品咨询,请联系站长转山的电话/微信:15877904330,谢谢您的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