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柴烧,一半天赐,一半遇见!

柴烧,一半天赐,一半遇见!

柴烧,指利用薪柴为燃料烧成的陶瓷制品,主要分为分上釉(底釉)与不上釉(自然釉)两大类。

柴烧曾不被欣赏

柴烧是一种古老的烧制方法,木材是烧窑最主要的燃料,烧制陶器时罩住瓷胎,将木灰与火隔离开,避免与之直接接触,使产品的釉色面貌保持一致,在釉面上落了灰或在胎体上走了火的痕迹,这在中国古代社会正统的制瓷标准中在技术允许的情况下都是不被欣赏的,认之为“瑕”。

在中国的传统观念里,陶瓷都是以洁净整齐为佳的。窑工们之所以发明匣钵,千方百计地把陶瓷和窑灰隔绝开,就是为了得倒光洁的釉面。

督窑官之所以不惜成本地砸掉一切带有铁点、变形以及落灰的器具,就是为了保证出产器皿的“完美”。因为当时人们有一个很明确的观点——带着落灰的、形状不规则的陶瓷就是残次品。

柴烧到底好在哪?

对柴烧的追捧,还得从我们的邻国日本说起。现代柴烧并不仅仅像字面上看到的只是“用柴烧制”这么简单。这个概念源于日本的寂侘美学,烧成的器具多用于茶酒具或是室内陈设。

因为柴烧出的作品往往平和、自然,可以很好地烘托出宁静平和地雅致氛围,同时色彩通常也很低调耐看,不会抢去主体物的风头,所以已经在日式生活中流行了很长的时间。

可以说,柴烧已然成为日本陶瓷的一大风格。例如极负盛名的信乐烧、志野烧等都是柴烧的门类。

柴烧,一半天赐,一半遇见!

信乐烧

近几十年,这种审美趣味逐渐经过台湾传入大陆,正好契合了大家近日渐浓厚的,对于专属定制、品质生活和回归自然的追求,于是便风靡一时。

如何鉴赏柴烧

我们可以从材质与做工、落灰与火痕、韵味与意境几个方面来考量。

材质与做工

材质与做工是最基础的,做工的好坏除了众所周知的成型、修坯等细节把握外,大部分取自欣赏者的审美偏好,无法一概而论。

但泥料的优劣却是有相对的标准的。柴烧一般会用混有一定熟料或者瓷泥的陶土。

这样烧成的器物一来可以拥有带有独特质感的表面,二来由于含铁,与火接触的过程中气氛的微妙变化会引发器体表面会呈现更加多样的色彩。

陶艺家们通常会有自己的泥料配方,好的泥料不仅在烧成时好控制,更重要的是触感和发色都非常舒服。

柴烧,一半天赐,一半遇见!

落灰与火痕

落灰与火痕是柴烧最独特的地方。是可遇不可求的。

在装窑的时候,制作者会谨慎地设想希望带到的效果。例如将希望产生窑变的器物放在相对靠前的地方,把希望有垂釉的器物放在靠后,接近火舌尾部的地方等。

韵味与意境

韵味和意境是柴烧最高级也是最难描述的特质。

好的柴烧就像是服装,挂在店里时不一定耀眼,然而一旦找对了符合自身气质的那件穿上身,衣服和人都似乎获得了新生,脱俗而独特。

挑选柴烧地乐趣恐怕正在于此,唯有练就了一双慧眼,可以想象出一件器物摆放在自己家中的样子,才能真正体会到它令人惊叹的美。

柴烧之美愈久迷人

柴烧之美,贵在原始质朴,意在回归自然。倡导一种质朴、古拙的原始之美。

火中涅槃

烧窑过程中,柴火直接在陶坯上留下自然的火痕,使得作品色泽温润且变化多端。同时,木柴燃烧后的灰烬随热气流窜入窑内,附着在陶坯上。

当温度高达1200摄氏度以上时,木灰熔融,与陶壤中的氧化铁发生化学反应,形成自然的落灰釉,呈现出斑斓的色彩。

独一无二

柴烧陶器作品拥有浑厚内敛的质感,其“火痕”与“灰釉”所构成的人工无法达到的自然美妙纹路是柴烧作品的迷人之处。

火痕和落灰会因烧窑的薪柴材质不同、坯表落灰多寡、烧窑时间的长短、坯体在窑内的位置及所受的温度差异而呈现各异,这也决定了每件柴烧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

柴烧,一半天赐,一半遇见!

非大师 不柴烧

行业里流行一句话叫“非大师,不柴烧”,从侧面反映出陶瓷艺人对于柴烧技艺的敬畏。目前中国大陆乃至台湾地区能烧出柴烧精品的人屈指可数。种种客观因素决定了柴烧陶艺与生俱来的难度。

柴烧作品成败取决于陶艺家对火的把控,可以说,没有两年以上经验的作家是烧不出优秀作品的。

物以稀为贵

柴烧无法量产,为能烧出精品,每次只能用小窑烧造,且成品率很低,市场极其稀缺。近年来,柴烧作品越来越受到追捧,特别在台湾地区,柴烧已成为陶瓷中的奢侈品。

愈久迷人

柴烧茶具,不单单美丽,原料取自天然,完全没有毒素,有净化茶汤的效果。同时,柴烧茶具经过长时间茶汤滋养,色泽更加温润。

云南紫陶网(www.ynzitao.com),建水紫陶行业访问量最大的网站。官方微信公众号:yunnanzitao,每天分享建水紫陶相关知识和精选作品,欢迎关注!紫陶艺人宣传、商务广告合作、紫陶作品咨询,请联系站长电话/微信:15877904330,谢谢您的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