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绘画是一种情怀——赠也涵

 

绘画是一种情怀——赠也涵

马行云

 

我喜欢刘也涵的画,喜欢刘也涵画的陶。

所谓喜欢,就是觉得刘也涵的画比那些有名气的画家还好。当然,有名气不等于画得好,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但现实生活中,有名气就是“好”。所以,还是把刘也涵的画做了这种比较。虽然有些不妥,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也涵的绘画艺术。但怎么办呢?拿齐白石、徐悲鸿的画对比,合适吗?

绘画是一种情怀——赠也涵刘也涵 2013年于景德镇

其实,艺术的评价是件相当困难的事,因为艺术的限定性很强。而且,在陶瓷上绘画是一种传统艺术的形态,其特点又是形而上的。同时还有所谓的“文化性”,实则传达的却主要是“精神性”。而“精神性”就不好谈了,一谈就成了“哲学”、“玄学”,一大堆的抽象概念。相对而言,制陶就好谈一些,有构图、造型、填彩、烧制等。但如果是抽象陶瓷绘画也不好谈了,不过,总还是比“哲学”、“玄学”好一点,范畴小一些,自由度多一点。中国近百年来有关艺术的“丑”“美”之争,虽然争吵了很多年,还是没有结果,也很无聊。一则是争的不得要领,二则是争的起点太低。因为“美”“丑”是审美问题,而审美又是哲学问题。一旦要深入讨论,就要进入哲学的范畴。而所谓的“美”与“丑”,又是一个内容不断发生变化,概念不断转换的问题,因人而异,因时空而异,因文化传统而异等等,非常复杂。所以,绘画艺术所谓的丑美,很不好谈。可不像制陶,拉坯造型,干了就能烧了,烧到了结晶就完美了......

绘画是一种情怀——赠也涵刘也涵陶瓷作品《芦花少女》 2018年于云南建水汤伍庙

那么,面对绘画,大家就只能一遍一遍地讲什么空灵再现啊、工稳清丽啊、以人为本啊、自成一家啊等陈词滥调,听上去可以让任何画家都很受用。不然怎么办呢,谈什么精神性?尤在当下,生存为第一要务,民以食为天。“艺术”要为五斗米折腰啊!

当绘画成了生存问题,绘画的精神性也就被彻底的搁浅了。

所以,面对刘也涵的画作,我也不知说什么好,真的只是喜欢。

绘画是一种情怀——赠也涵

“精神性”是绘画的终极意义,但如果从研究和分析的意义上讲,还是可以分成三个层面。第一层是绘画的技术层面,第二层是绘画的艺术层面,第三层是绘画的精神和哲学层面等。

绘画是一种情怀——赠也涵

刘也涵、张馨予、马行云 2012年于云南省博物馆

第一个层面比较容易谈。因为绘画艺术是一种定式,绘画首先是一种技术性的训练。只要老实认真,学习得法,一年之内,水平立就,参加小型画展也不难。如此,就可以浅谈艺术,浅谈事功不易等。第二个层面也不算难。有了绘画的技术,就可以广交朋友,四处挥毫论道,人也就会因此有某种“艺术”气质,神来之笔也会反映在画作上。然后就可以大谈艺术,可以谈得天花乱坠。第三个层面就稍有点难了,难在脱尽铅华,求个人本性本真。这就有探问精神性的意思了。但这并不是说,你想探问精神就能探问,你想脱尽铅华就能脱尽。不到万念俱灰,不到渐行渐悟,那是上不到第三层的。不然,哪有“人画俱老 ”之说?所以第三个层面是可遇不可求的,而且不可力致。如齐白石千锤百炼,如徐悲鸿别开生面,皆水到渠成也。

绘画是一种情怀——赠也涵刘也涵绘画作品 2018年于云南华宁西林寺

若按此划分,国内外绘画“好”一点的大多数画家,都可归在第二个层面,刘也涵亦在其中。一般而言,大多数人只要登上第二层,就自觉非凡,就开始挥霍人生,就开始以艺谋商,为利而涂。这样的话,很快就会弹尽粮绝,奄奄一息。如果到了第二层而不再积德,还登什么第三层?北京有一位画家,年青时画的很好,当了美协主席,当了画院院长,名满大江南北,但绘画艺术每况愈下,粗俗不堪。因为人变了,心就变了,——“ 画为心声 ”是也。

绘画是一种情怀——赠也涵刘也涵陶瓷作品《涛声依旧》 2016年于云南建水汤伍庙

刘也涵潇洒,在陶瓷绘画江湖上游走奔波,情感真挚投入。云南10年,比早些年更显其不忘初心,对绘画的感受和体会也愈加明显,这与刘也涵远离名利中心,潜心于自己的情怀有关。因为任何优秀的艺术家如果总是活跃在名利一线,其艺术作品肯定更值钱,名气更响亮,但作品只会更差劲,没有例外。能明辨社会,能善待艺事,能守住自己,在当下中国社会可是不易。看刘也涵作品乃知其是“守心”而作,求本性,求本真。到了这个程度,对他的评价高低,议论好坏实际上已经失去了现实意义。其绘画的意义也不过是一种交流,一种见地,一种切磋,一种真性情也。

绘画是一种情怀——赠也涵刘也涵陶瓷作品《少女情怀》 2016年于云南曲靖潦浒

刘也涵的人生阅历万水千山,功名利禄、左右逢源、成名成家或都已成为过去式。现在所见是自我积累,自我锤炼,自我对话。陶瓷绘画成了他的人生之修炼,艺术成了“渡心”之舟,制陶成了一种初心美感和生命感悟的流露——“ 立地成佛 ”,这已经是绘画艺术第三个层面的精神要求了。

绘画是一种情怀——赠也涵刘也涵、马行云 2016年秋于云南华宁西林寺

刘也涵对制陶艺术美感十分敏锐,对绘画技巧和技艺也有十分自由的把控,在点划形态、空间布局都有耐人寻味的独到地方。在有足够人生阅历的含蓄当中,又有倔强不屈的内在冲动,继而还能保持对画作的不满和学习的上进,绘画艺术成了彻头彻尾的情怀,在当今钱而致上社会中这样的人其实不多了。而且,只有在这种状态下,绘画的乐趣和精神上的愉悦才有可能出现,这便是绘画艺术的真谛和真趣。人到中年的归缌,其在最后的感悟中,唯有此时此刻,人陶画算是合一也。

绘画是一种情怀——赠也涵刘也涵陶瓷作品《青春岁月》 2015年于云南建水

好作品,都是拿真心换来的,刘也涵是艺术家,这个道理他懂。

绘画和制陶,对刘也涵的现在和未来而言,实际上是一种内心情怀,是一种文化情怀,是一种理想情怀,也是一种人生的情怀。

情怀是什么,什么是情怀?

惟有历经风雨,奔波东北西南,才能明白其“情怀”的个中滋味。

也涵与我是亦师亦友、亦酒亦茶,故以“情怀”相赠。

为《云南十年----刘也涵高原反映》作序

2019年1月3日晚于昆明云南艺术家园

 

绘画是一种情怀——赠也涵

绘画是一种情怀——赠也涵刘也涵、马行云 2014年夏于云南会泽碗窑村

云南紫陶网(www.ynzitao.com),建水紫陶行业访问量最大的网站。官方微信公众号:yunnanzitao,每天分享建水紫陶相关知识和精选作品,欢迎关注!紫陶艺人宣传、商务广告合作、紫陶作品咨询,请联系站长转山的电话/微信:15877904330,谢谢您的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