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马行云

题记:“七彩云南、华宁釉陶”,云南华宁七彩釉陶是云南釉陶的典范,也是云南陶瓷釉色成系列的传统窑口。华宁七彩釉陶工艺有1200余年的陶瓷制造史和地域文化沉淀,被认为是云南民间釉陶的代表。但是传统的华宁七彩釉陶非文人陶,虽然有着身在尘世而“忌俗”的艺术气质,却缺少人文元素,如果把书法绘画、诗词歌赋、佛经禅意、天地家国等文化精神的内容装饰在华宁七彩釉陶上,则华宁陶会有更加广泛文化内涵及艺术灵动。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七彩云南、华宁釉陶”,在云南陶瓷中釉色种类繁多又具有云南特色的非华宁七彩釉陶莫属。传统的华宁七彩釉陶以乳浊绿白釉为最主要特征,汇集同样颇具特色的透明玻璃釉,各种高温灰釉、长石釉,低温熔块釉、铅釉等,一起构成传统的华宁陶器色釉系列。华宁七彩釉陶色釉系列、装饰系列,造型系列共同组成传统的华宁七彩釉陶整体。华宁七彩釉陶以浓郁的地域性和民间特色,以民间陶中的优雅艺术特质,确立了其在云南釉陶中代表之地位。它注重实用、适应生活、融于民间习俗的产品广泛流传于民间,为民众普遍接受、熟悉和关爱,是最具民间性的陶器。滇中地区流传着一句顺口溜,“新兴姑娘河西布,通海酱油禄丰醋,玉溪米线摏得白,华宁陶器烧得绿”。(绿在滇中方言读音为“禄”)一首赞誉地方名特产的顺口溜,富含了对华宁七彩釉陶肯定和喜爱的感情。华宁七彩釉陶在云南陶瓷业内有着较大影响,同样以其朴实、素雅的色釉特色在国内形成一定影响。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华宁七彩釉陶产于云南省玉溪市华宁县碗窑村,大多制陶企业处在碗窑村周边区域。华宁拥有丰富的陶土资源,优质陶土大多伴生于煤层上,而华宁县煤储量达数千万吨。同时华宁还有丰富的钴土矿,制陶资源优势明显。华宁是中国有名的泉乡,制陶所需水资源充沛。华宁七彩釉陶的产生、发展与本地自然环境与历史有着不可分的关系。华宁地处云南中部,“三湖”(抚仙湖、星云湖、杞麓湖)环绕,为云南古文化发达地区,该区域曾出土新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南诏大理国时期的大批古代陶器和青铜器等文物,有早期鸡形壶、鸟形杯、各种陶罐,及后期的酱釉陶、绿釉陶等,是古代重要的经济和文化地区。距华宁西北方向50公里有著名的玉溪窑,云南古青花的发源和生产地。往南方向80公里又有建水窑,云南青花陶和建水五色无釉细陶的发源地。三窑构成一片,各具所长,相互影响,形成云南历史上陶业最为发达的聚集区域。

考古资料显示古代先民早在新石器时期就在该区域进行陶器制造活动。文献反映的华宁制陶历史已有1200余年,华宁建窑烧陶、一脉相传延续至今。

《云陶》一书记载,华宁七彩釉陶工艺最早是由四川传进云南来的,始于公元779-874年间,距今已有1240多年的历史。公元779-874年间,南诏国先后四次进犯四川,临邛首当其冲,邛州的制陶工匠远走他乡。一路顺长江而下,进入湖南,发展了著名的长沙窑。一路过江而上,进入云南,发展了玉溪窑、华宁窑。清人冯甦著《滇考》中称,南诏王丰佑于唐文宗大和三年(公元829年)“与王嵯巅大将军谋入寇,以蜀卒为乡导,十一月袭破嶲,戎二州,又陷邛州,遂北抵成都……掠子女工技数万人引而南,人惧自杀者不胜计,救兵至,嵯巅身自殿至大渡河。”古代的战争是以掠夺人口、财富为目的,被掠之工匠,有织锦娘、窑工、木工、造纸匠,甚至包括恭韬、微义等的建筑工程师,使南诏国在纺织、制陶、造纸、建筑等方面获巨大发展。四川邛州等地的制陶工匠来到云南(当时的南诏国),将中原的陶瓷工艺带到华宁,华宁釉陶工艺由此而生。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云陶》云南大学出版社(2014年出版发行)

四川古窑中邛州窑规模最大,大量烧制青、褐、绿釉和彩绘等器物,饮具类有壶、盏、盘、碗等。邛州窑始于东晋,成熟于隋,兴盛于初唐,衰落于南宋,在长江上游的许多支流上,有不少窑场,现今著名的就有长沙窑、华宁窑等,形成了庞大的邛州窑系。邛窑是目前中国最具特色的最早使用高温多彩釉技术古老的名窑,其产品釉色极好,光洁莹润,是陶瓷上进行多彩陶绘的较早窑址之一。价值可与三星堆、金沙遗址媲美,并进入国家大遗址重点保护。《中国陶瓷史》称:“南朝时,四川成都和邛崃等地区先后建立瓷窑,烧青瓷。四川成都地区唐代瓷窑以邛崃有代表性,窑址以十方堂比较集中,唐代是邛窑的极盛时期。”川滇只是一江之隔,自古以来交往十分密切,秦汉时称今川西南、贵州、云南为“西南夷”。

滇川制陶业的联系,最早可追溯到汉代。在云南昭通地区出土的东汉陶俑,与成都平原出土的一样,这种陶俑在滇池附近亦有出土,只是体积小点。这些陶俑有的是在四川烧好贩运来云南的,也有的是本地烧制,或是四川工匠来滇烧制的。当时滇川的许多地区有相同的丧葬习俗,有密切的陶瓷器产品与工匠、工艺的交往。南诏、大理国时期,由于有了四川邛窑工匠的参与,制陶业有了较大的发展,所以华宁七彩釉陶的器型、风格、工艺、釉色等与邛窑陶瓷的器型、风格、工艺、釉色有很多类同,直到现今依然如此。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元朝初期(公元1253年),忽必烈率大军乘革囊渡金沙江入云南,灭大理国,1260年,设“大理国总管”。1274年,忽必烈选派富有才干的回回人赛典赤,来云南建立云南行省,任赛典赤为“云南行中书省平章政事”(相当于今省长),治中庆(今昆明)。从此,“云南”一名便正式作为行省一级的机构出现在历史上。赛典赤在云南建“民屯”,修水利,兴儒学,改善民族关系,云南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农牧业逐步由粗放经营向精耕细作转变,以陶瓷、银、铜为主的支柱产业,云南青花釉陶(茱明料)工艺、特别是云南大理民居、扎染等的青花工艺由此带到中原、江南,发展了以后著名的中国青花瓷。昆明亦成了《马可.波罗行记》中所描叙的“工商甚众”的大城。元朝封也先贴木儿为云南王,1290年封皇孙甘麻剌为梁王,云南王镇大理,梁王管辖全省。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华宁陶财神(1869年生产)

明朝初期,朱元璋在应天府称帝,国号大明,年号洪武,结束了蒙元的统治,平定四川、广西、甘肃、云南等地,最终统一中国。江南百万移民入滇,又将江南的陶瓷工艺匠人带到玉溪、华宁、建水、保山、大理、丽江等地。明洪武十九年(1386),江西人车鹏等人来到华宁,在城北华盖山麓原有窑口的基础上修窑制陶,将景德镇的制陶工艺带到华宁,以碗、缸、罐等生活用陶为主,故取名碗窑村。现在的碗窑村到处都是釉陶的影子,路上、田埂上、断墙里,随处可见碎陶片,以青色为主。随手捡起的碎片上,还能清晰地看到“张”“范”“汪”“晏”“李”“马”“邓”“刘”等字样。陶瓷上的字其实就是一个标签,一看字就知道是谁家烧的陶,这些散落在土地里的陶片记载着碗窑村的历史。在碗窑村的历史里,青花陶是最为重要的一部分。碗窑村因陶而闻名,因陶而兴旺。据清康熙《宁州郡志》记载:“车鹏,明洪武年间迁居华宁,于城北华盖山麓建窑制陶,华宁碗窑村制陶业由此复兴。”明洪武年以后,华宁窑产品种类也由简到繁,碗窑村百分之七八十的人家都制陶,是云南远近闻名的陶瓷产地。

民国末年华宁碗窑村还保存有十四条阶梯龙窑,分别为:车家窑、向家窑、张家窑、高家窑、范家窑、龚家窑、顾家窑、(慈云)寺(背)后窑、旱(泥)塘窑、大地窑、小地窑(汪家窑)、大岭(圪)窑、沙滩窑、仲家窑,可见那时的华宁制陶业的兴旺。

新中国成立前,华宁碗窑村有13条窑,每条窑都有六七家人合用,虽然每年雨水季节都不烧陶,但每年他们村都生产出大量的生活用陶,方圆千里的陶制品都由华宁生产。新中国成立后,村子里的窑由合作社统一管理,全村只留下4条窑,生产数量、种类及工匠都由合作社统一安排。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华宁陶艺术馆(昆明云南艺术家园)

1952年,合作社把23个分散的手工业制陶家庭(家族)组织起来,成立了第一个手工业合作小组,统一建厂,统一生产,制陶人家由陶主人变为陶瓷厂的工人,从此,华宁窑的传统技艺被保留下来。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邓红锦大师作品

上世纪50年代后,由于各种历史原因,华宁陶又几经波折,无论是生产制作,还是窑厂、产品等有历史价值的遗产都受到了破坏性冲击,直至70年代后期才得以复苏。进入21世纪,华宁还保存有三、四座旧窑遗址,修复保存较完好的有(慈云)寺(背)后窑一座,在现华宁民族陶瓷有限责任公司院内。上世纪50年代初,政府对于地方工业重视,将当时华宁县分散的23个手工业制陶家庭(家族)组织起来,成立了第一个手工业合作小组。1956年发展成立华宁陶器社,入社达到80户家庭,制陶从业人员发展到120人。由家庭个体式转变为合作社制,生产关系发生了改变,陶瓷手工艺行业的技艺传承习惯被打破,合作与分工的关系难以调整和适应,致使传统技艺精髓由各姓家庭自我“保护”,阻碍了技艺传承,由此传统技艺精髓逐步失传。1958年为服从国家建设需要,改生产耐火砖、硫酸罐等工业用陶,生活陶生产被搁置,停止发展,几年之后才逐渐恢复。60年代由于众所周知的政治运动,传统手工艺品和手工技艺被视为“四旧”而受冲击,企业停产,手工艺人遭迫害,存世的传统华宁陶精品被毁坏。导致了华宁陶许多具有文物价值的精品流失,传统技艺也随之而人亡艺失。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华宁陶陶枕

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华宁七彩釉陶再次复苏,原陶器社更名华宁县陶器厂,调整和适应时代的变化要求,由过去传统手工生产逐渐改为现代工业生产模式,增加了机械加工设备和现代窑炉,提高了生产加工的能力和拓展了产品的范围。21世纪后,在中国文化产业迅速发展的大势和对未来产品的文化性强调的背景下,华宁七彩釉陶无论在产业规模和产品质量及文化特色的目标上有了更加快速地进展。华宁七彩釉陶艺术特色是浓烈显明的,其造型质朴、大气、隽永,犹如华宁制陶人朴实、憨厚、豪爽的品格,让人常有舒心、踏实和意味深长之感。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华宁陶泡菜罐

华宁七彩釉陶落落大方的造型首先在于遵循和体现了陶器以“实用”为主的目标,好用、实用的观念根植于华宁制陶人的内心,故而在华宁七彩釉陶众多产品造型中都能体现出“实用”之观念意识。

泡菜陶罐在中国西南地区是普遍常见的民用陶器,造型大同小异,华宁泡菜罐却别具一格,造型相比四川、贵州、广西的更为敦厚、朴拙。釉陶泡菜罐为曲腹、宽底,与四川、贵州、广西泡菜罐的鼓腹、小底、造型轻盈、灵秀之特点比较,华宁的主体造型偏直、感觉稳重、大度,两者主体造型各有千秋。更有意思的差别在于华宁泡菜罐存水盘迥异于四川的外撇敞口存水盘,基本是垂直的,且较高,作用是存水多可防止因漏气导致罐内食物变质,这样的造型考虑或许是因为华宁的气候干燥、气温较高,多存水可延缓水蒸发的缘故,这种针对性的功用设计可以解释同类器物造型有异之原因。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华宁陶酒罐

华宁七彩釉陶酒罐有大小两款样式,大酒罐贮酒用,可装5公斤酒。华宁酒罐为圆鼓腹,由腹部逐渐内收至肩向上呈细颈,细颈顶部连一盘口,整个造型线条流畅、起伏,颇具节奏。盘口带流,使规矩的圆形又生渐变。从肩到颈上部自然连接着耳形执把,把的曲线与酒罐的形体协调而不失变化,整个酒罐各部分组合比例恰当、形体搭配错落有致,给人以淳朴、大方的艺术感觉。而其中盘口微高并有一流,显然是出于功能的目的,恰到好处,又符合了艺术美的形式表现。
因为大酒罐体型大,较重,故执把稍大,便于整个手掌伸进握住,用力即可把酒罐拿起倒酒或挪动,大小比例适用而美观。再以小酒罐作比较,基本型与大酒罐相似,不同处在小酒罐底部宽大甚至大于腹部,有些底部还有一块圆饼状的附加,整体造型感受更加沉稳、拙朴,功能上则更加稳定不倒。若小酒罐置于桌上,即使动作稍大也不致使酒罐翻倒,盘口形态依然,而与罐体之比例相较大罐之比显大,小酒罐罐体缩小而盘口仍需一定尺度保证功用,所以大小酒罐形态、比例有所不同。功能的考量促使形体发生一定变化,但形体改变依旧遵循形式美规则并生成各自美的感觉,功能与美统一,这也是华宁陶造型的特点之一。华宁陶酒罐富于地方造型特色,原是民间一普通实用陶器,如今却广被收购成为地方标志性的陶器艺术品。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邓红锦、肖巍大师作品

传统的华宁七彩釉陶装饰手段缺少人文元素,主要装饰表现为刻划、堆、雕塑、色釉等。其中华宁陶的多彩色釉最具代表性,刻划是普遍常用陶瓷装饰手法,华宁多彩釉陶的玻璃透明釉,极为通透的玻璃质釉在坯体上随釉的厚薄呈现颜色深浅变化,故坯体的刻划深浅等即使细微变化也能经透明釉上罩而得到强化,显现丰富的轻重、深浅之色泽变化及层次关系。

传统的华宁七彩釉陶的影响和声誉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它的釉色,形成以绿白釉为代表的华宁釉系列。华宁七彩釉陶以高温乳浊釉和透明玻璃釉为主要两大系列,另外还有低温三彩釉,以适应不同的产品选用。乳浊釉的特点是釉层较厚,坯体的附着性较强,不透明,有脂玉感。基本视觉感受是润泽光滑,加上色彩的合理运用和巧妙搭配,给人以古朴典雅、雍容华贵、端庄大方的视觉感受。乳浊釉有月白色、绿色、紫色、蓝色、酱色、黑色等,而以单施白釉或绿釉,或白、绿相配施用的最为常见,也是华宁陶最有特色和具代表性的两种釉色。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邓红锦、马行云大师作品

“七彩云南、华宁釉陶”,民间习惯称华宁七彩釉陶釉色为“华宁绿白釉”,可见这两种色釉为华宁多彩釉陶最多见的,所谓“月牙白”即非纯白,而是白中泛着淡淡的米黄颇具象牙之凝脂质感,仿如水中月光恬淡柔和,光润而不耀眼,朴实而显典雅之气。绿釉色如中国画的石绿,单独使用则有翠绿色感,可单施器物用,施釉常不满器身,留出器物下部稍许并有意不甚整齐,无釉的坯体在质感和色彩上都与绿釉产生强烈之对比,效果其妙无穷,这也是华宁陶的特色和常用手法之一,表现其质朴而端庄的品性。最妙的当属绿色与白色搭配施釉,纯净的月牙白上点缀几处绿色,釉自然融合渗开产生微微的退晕效果,具有中国画的笔墨之趣,富于美感和意境。如果构思巧妙、烧制温度恰好,绿釉涂点在月牙白上的布置经营合理,色釉将自然渗开、流淌,会产生雨后朦胧山水的艺术效果。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马行云、刘也涵大师作品

华宁华宁绿白釉、乳浊釉传承了邛窑釉的色彩,古拙、典雅、端庄,有大家风范,华宁的玻璃釉釉下刻划、彩绘手法以透明青釉为基础,贵州平塘牙舟窑、湖南长沙窑也有类似的玻璃釉,使用方法也基本一样,都是从邛窑一路传承下来。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马行云、刘也涵大师作品

“七彩云南、华宁釉陶”,现代陶瓷艺术作品的装饰创作,已经上升到文化精神领域,文人制器、艺人制器与匠人制器本质上是整体的、不可分割的,现代陶瓷艺术从形式到内容,都已经超越了“实用”的范畴,华宁七彩釉陶艺术也是如此,功能、美感、文化、精神、宗教、造型、装饰、釉色、材料、书法、绘画等等这些要素之间都相互制约和相互影响。现代华宁七彩釉陶艺术发展应该是含有书法绘画、诗词歌赋、佛经禅意、天地家国等人文精神内容陶瓷艺术。

 

2019年2月16日于云南艺术家园

云南华宁七彩釉陶的人文装饰

作者简介:

马行云,男,壬寅年己酉月生,天蝎座,船舶驾驶专业。曾经十年沧海、历尽狂风巨浪。1994年定居昆明,娶洱海湖畔白族金花为妻。留恋红土高原的阳光白云,感悟大理苍山的风花雪月;喜爱中国传统的文化和艺术,欣赏“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 ”的人生哲学。专注云南民族民间陶瓷文化的研究与创作,擅长现代陶艺设计与人文装饰。以“云陶滇瓷”品牌创作的高温无釉五色细陶、现代人文七彩釉陶有三大系列:茶器系列、赏器系列、陶塑陶砚陶印系列。出版陶瓷专著有:《中国四大名陶》、《云陶》、《云南文化产业系列丛书--陶瓷卷》、《云南建水紫陶》等。QQ:845869778、微信:13008686809

云南紫陶网开通微信公众号:云南紫陶(微信号:yunnanzitao),每天一篇紫陶知识,敬请关注。紫陶匠人宣传请联系站长电话/微信:15877904330(转山),谢谢您的来访。